2019年类似2005年,是熊末牛初的转换年。外资类的长线价值型资金的提前配置有可能会使得市场底提前,关键还是看未来一段时间基本面领先指标能否企稳,如企稳,抢跑成功,否则市场仍可能折返回去。

资本回流中国带来A股较大行情